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感受温暖——讲述派出所的故事 > 系列报道
“徐元庚,就是33年盛放不衰的君子兰!”
   发布日期:2013-04-24    来源:平安时报2012.11.17第127期6版
 
 

 

■记 者 丁钟文 通讯员 冯华飞 巫式平

江山市大陈乡大陈村党支部书记汪衍君在房前屋后种了许多君子兰。他向记者解释,君子兰生于山谷,长在幽林,不惧风霜又能解繁除秽,清香淡雅而又气宇轩昂,“其实,更重要的是,有一个我敬重的民警,他的品行就像君子兰!因此,君子兰成了我的最爱!”

这位被汪衍君喻为君子兰的人,就是江山城北派出所大陈片区民警徐元庚。今年56岁的徐元庚,入警33年,一直在峡口、导塘山、淤头、城郊、城南等地基层工作。“助人为乐”,“凛然正气”,“清香淡雅”,他呆过的地方,老百姓用这么几个词评价他。

“您救了我一家,我该怎样感谢您!”

2002年秋天,龙潭自然村的康红根遇车祸高位截瘫,至今已在床上躺了10年,生活无法自理。妻子徐凤仙,因风湿性关节炎无钱医治,成了重度残疾人。

老徐刚调到大陈乡,就和大陈村支书汪衍君一起,挨家挨户走访村民。认识康红根后,老徐就经常上门看望、照料,提水、劈柴、搞卫生。已失去语言能力的康红根,每次都眼泪汪汪地看着老徐。冬天,老徐总要把康红根抱到屋外去晒太阳,还帮他搓手、搓背。2007年春节前,老徐被评为“衢州市二十佳警务区民警”,刚领到奖金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奖金送到康家。

2010年7月22日,康红根的独女小玲放学回家给母亲买药途中,不慎连人带自行车掉到3米多深的溪中,受重伤,切除右肾和部分肝脾后才保住性命。这对于康家,真是雪上加霜!

老徐立即送去2000元钱,还牵头募集了9万多元,解了康家燃眉之急。

“您救了我一家,我该怎样感谢您啊!”徐凤仙看着康红根眼睛,翻译着他用眼神表达的意思,激动地说:“这么多年了,我们一家拖累您了!”

“‘黑旋风’大哥让我们兄弟回头!”

80年代初,姜明(化名)与姜根(化名)兄弟在江山导塘山一带算是名人。为什么?因为当时辖区内盗窃、扒窃案件时有发生,而几乎每次都与姜家兄弟有关。

1982年初,老徐从峡口派出所调到导塘山派出所,驻在礼贤中心片区。肤色黝黑、体型高大的老徐由于作风干练,行动敏捷,很快就被当地百姓冠以“黑旋风”的外号。

“他刚来这里,三天两头来找我们兄弟俩,那时真有点烦!”姜明说,“但‘黑旋风’大哥确实很照顾我们,比如他常送我们一些吃的和用的,让我们改善生活,不久我们就对他有了好感!”

其实,当年老徐到导塘山并没有先去找姜家兄弟,而是向村民了解兄弟俩的脾气秉性,知道他们虽然以扒窃为生,但却讲义气,重感情,在“道上”的朋友中有影响力。以后,老徐到责任区,就找姜家兄弟聊天,还自掏腰包,给姜家兄弟带些生活用品,介绍工作。

“从此,我俩发誓不再扒窃!”姜明回忆当年老徐的教育仍很激动,“以后,每逢墟日,我们兄弟俩便自发地一个村头,一个村尾,看到有道上的朋友想进村,便将其劝离。一时间,我们村小偷绝了踪影,就是夜不闭户都没关系!”姜明自豪地说。

破解算式“一棵青菜=

9500元+误工+护理+伤痛”

红星村的徐善良清楚地记得,2008年4月2日,他家放养的鸡吃了邻居徐某家的青菜,为此,双方发生冲突并斗殴。结果徐某的肋骨骨折,花去医药费9500元。

一棵青菜=9500元+误工+护理+伤痛,小小矛盾导致如此大的损失,乡村两级调解均未成功。

“先动手的是徐某,却还要我承担医疗费。”徐善良说,“那时越想越不服,谁想打架啊?”而徐某说:“当时我就想,徐善良不赔偿就打回来!”

老徐仔细调查后,发现主要责任虽在徐善良,但徐某确实先动手,也应承担部分责任。

一趟、两趟……老徐有事没事就往两家跑,说农事拉家常,摆事实讲道理,普法律明责任,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不久,两人竟主动相约来到老徐办公室。

“我们去就是想把事情解决了,但都说不出口。”徐善良说,“老徐只问了一句‘想通了’?徐某表示,愿支付5600元赔偿款,承担一半责任。当时,我们两家真的是一笑泯恩仇,重归于好。这老徐就是厉害!”

“确实,老徐不仅厉害,更应该叫伟大!他在大陈乡6年,矛盾纠纷调处率达100%,涉法信访案件连续6年为零。前年12月22日,他成为我们大陈村的‘荣誉村民’,这是我们村的光荣!”汪衍君兴奋地说。

[关闭窗口]
平安时报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或复制内容
版权所有:浙江省公安厅新闻传媒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