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“感受温暖警营 寻访最美警察”(第3季) > “我的平安梦”读者征文
家在太平港畔
   发布日期:2015-12-11    来源:
 
 

■徐小骏



山者,有石而高也;水者,准也。
处州秀山丽水,风光旖旎,据咸淳《临安志》载:栝郡(丽水古称)山水奇秀,纵远不及桂林,近不逮武林(杭州旧称),而襟带闽、瓯、衢、婺,群峭摩天,岩阿湍激,诚浙东之屏障。
而倘若从半空俯瞰山城丽水,在这雾气迷津的群峰深处,在山与山的低凹之中,又密密匝匝地分布着无数条或大或小的山泉溪流,它们弯弯曲曲,纵横交错,好似巨大的葫芦形绿叶上蜗牛爬行时遗留下的行径,条理清晰,脉络分明。
山与水的合体便在吾城处州得到完美相融。

一泓明晃晃的溪流从我家门前淌过。
时而涓涓细流,时而流水淙淙,如带的小溪承载了我儿时纯真的梦想,给我带来无尽的欢乐。春夏秋冬,日月星光,河流依旧流淌,但它在我灵魂的底部生根发芽,烙下挥之不去的记忆。
乍暖还寒,万物复苏,春天的脚步叩响大地,沉寂了一季的溪流重新欢唱,解了冻的溪水也开始泠泠作响,一路欢歌,这可真是“一水护田将绿绕,两山排闼送青来”。暮春的三月,但凡溪水经过处竟显一派迷人的田园风光。溪的两岸早已是桃红柳绿,翠竹摇曳,几只白鹭飞翔,一群水鸭嬉戏,悠悠然傲立水面,好一个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!
夏至一过,气温骤增,这溪水又成了孩子们的天然游泳池,或嬉戏,或洗澡,或解暑,玩得不亦乐乎。往日沁凉的溪水经过烈日曝晒,柔柔的,暖暖的,正合与体肤接触。记得我儿时,夕阳低垂,大家早早地吃过晚饭,呼朋唤友,三五成群,跑到小溪畔,脱净衣裳,争先恐后跃入水里,寻找炎夏里的一丝清凉。有的动作灵敏,在水中来回穿梭,似“浪里白条”;有的站于岸畔,掬一捧溪水,从头至脚,一身舒畅,就是这一弯浅浅的溪水给家乡的孩子带来了一夏的欢欣。
到了夜晚,星月皎洁,银白的月光洒在盈盈的水面,仿佛满河的碎银。小溪两岸又聚集起了纳凉的村人,黄发垂髫,老少咸集,此刻整个村庄渐渐地热闹起来。敞一把竹椅,摇一柄蒲扇,他们或高谈阔论国家时事,或窃窃私语村中八卦,或三五谈论作物生长,或独自感受这夏日里的徐徐晚风。
而在袅袅秋风萧萧败叶的日子里,溪畔又沸腾起来了。一群鲜艳的红领巾,带着锅碗瓢盆,柴米油盐,鱼贯般来到这辽阔的溪滩。原来这里成了他们野炊的理想去处。
寒风凛冽,冬天的溪流银装素裹,一片肃杀。
说来惭愧,小溪伴我成长,我却到了弱冠之龄方知它名曰“太平港”。港者,水分流也,这是《说文》里的解字。太平港作为八百里瓯江众多支流的一分支,默默无闻,静静流淌,将自己奉献给需要的山林田野以及两岸百姓,尔后汇入瓯江,奔向茫茫沧海。

太平港带着林间润泽的湿意,流淌在崎岖的山间。它穿村过庄,披荆斩棘,有时也会被乱石阻隔,有时也会被沙泥搅浑,但它从未放弃,跋千山涉万水,被粉碎了千万次又聚集起千万次,只为润泽两岸的千亩良田与万亩山林。
小溪无言。
但太平乡世世代代的村民将它铭刻于心,是它养育了万千的太平儿女,是它给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山区乡镇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,是它让这里的农民百姓脱贫致富奔小康。于是乎,一批批品牌作物应运而生,一排排崭新洋房鳞次栉比,一条条水泥公路连通各村……这里物阜民丰,环境清幽;这里邻里和睦,安居乐业,这里的所有都与太平港的功劳密不可分。
每次我与家人通电话,父母总会告知近来村庄的变化。而在我漂泊异地求学的四载岁月里,心中也时不时地涌动起故乡的小溪,渐渐地,小溪的模样在我梦中明朗,且日益丰满。
一回到家乡,我便迫不及待地奔向村口,走近我心中的思念。溪上一座崭新的七孔石桥横跨两岸,桥的一头还建起了仿古石亭,这些新添的物什无不传递着家乡进步的信息,透露出家乡富裕的声音,这一切的变化都源自村头这一条涓涓细流的太平港。

仁者乐山,智者乐水。我不是一位智者,但我确实饱含深情地热爱着家乡这一泓碧流。
我站在弓样的石桥上眺望小溪,盈盈的溪水朝着远方奔走,几只不知名的水鸟时而振翅高飞盘旋头顶,时而叽叽喳喳嬉戏芦苇丛间。溪流两岸四季都幻化着不同色调,浓郁的田园风情,原始的自然风光,让众多摄影爱好者慕名而至。
郁达夫曾有一枚闲章:家在富春江上。而我走读溪流,思念家乡,亦镌有石章一方:家在太平港畔。

[关闭窗口]
平安时报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或复制内容
版权所有:浙江省公安厅新闻传媒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