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感受温暖警营 寻访美丽警察 > “爱在警营”征文
他在,你会心安
   发布日期:2013-11-08    来源:平安时报2013.11.07第120期七版
 
 

■胡丽青


    一月底,正值冰冻天,凌晨五点,值班室电话仓促响起,江边有人落水!忙了一天的他,其实刚刚处理完一对夫妻打架纠纷睡下不久,揉揉惺忪的睡眼,顾不得太多,马上穿衣携装备赶往落水点。
    寒冬的凌晨,天仍漆黑一片,他只模糊看见远处一个影子在江水中晃动。刺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,围观群众瑟瑟发抖,发出声声叹息。落水女子恐怕是救不上来了!怎么办?她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了!怎么办?距离太远,扔救生圈她恐怕已无力再接了!怎么办?此刻时间就是生命,来不及多想,他边向江边奔跑,边快速脱去衣裤,来不及做任何热身,来不及穿上装备,便纵身跳入江里。
    冰冷的江水肆虐着他的身体,尽管一次一次地被湍急的江水推向下游,但他还是拼尽全力向落水女子靠近。历经三十几米的煎熬,他终于游到女子身边,此时女子已经昏迷,身体僵硬,双手紧握成拳,手臂弯曲已无法伸直。精疲力竭的他来不及休息,深吸一口气,一手托着落水女子,另一只手用尽力气向岸边游去。在岸边协警及热心群众的帮助下,落水女子被顺利救起并被迅速送往医院抢救。
    他大呼一口气,瘫坐在江边,刺骨的江风一阵阵吹来,他猛地打了个冷颤。而匆匆扔在江边的警服早已湿透,热心的群众赶忙送来棉袄给他穿上。回到车上,疲惫不堪的他靠在车座上,不多会儿就鼾声微起。坐在旁边的同事偷偷用相机拍下了他的侧脸。
回到单位,已经过了交班时间,交好班,来不及再补一觉,他又换上衣服与同事外出办案去了。这一天是周六,他已经连续三个星期没有回家了,而他总是跟父母说:“等我忙完就回来。”
    他,是我的同事,我的战友。当看到偷拍下他侧脸的那张照片时,我的心莫名被触动了。
    我曾经以为,帅气的他,头上顶着的是光环与荣耀,手里握着的是枪杆与权力。而我默默地观察了他好久,恍然明白,安宁静谧的夜晚,他是你窗前不息的街灯,为你守候夜的宁静;风雨雷电的黄昏,他是你头顶的一把雨伞,为你遮风挡雨;烈焰熊熊的火场,他是你眼前有力的大手,为你驱赶梦魇;刀光剑影的时刻,他是你胸前金色的盾牌,为你守卫家的安宁。
    他的身后,有普通人看不到的惊心动魄,听不到的心酸苦涩,想不到的矛盾挣扎。他也爱家,却常常不能回,他很刚强,但同样渴望柔情。他很普通,他很平凡,你甚至叫不出他的名字,但是只要他在,你就会心安。
    他只是一个凡人,他有一个响亮的名字,他叫人民警察。

[关闭窗口]
平安时报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或复制内容
版权所有:浙江省公安厅新闻传媒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