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感受温暖警营 寻访美丽警察 > “爱在警营”征文
生命的温度
   发布日期:2013-11-14    来源:平安时报2013.11.14第123期七版
 
 

■裘虹文


    连夜租车回去,父亲的脚已经凉了,他睁眼看了看我,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用唯一能动的右手把我推开,这是让我赶快去休息,我懂。父亲闭上眼睛,如睡着一般,他努力挣扎的呼吸,出卖了他的安详。
    仪器撤掉,父亲的体温尚存。我们这代人都是羞于表达爱的,我贴着父亲的脸,第一次与他那么亲近,泪如雨下。灵车来了,我紧紧握着父亲的手,想牢牢抓住他的存在,却留不住那渐渐微弱的温软。
    化装室里,由凉变冷,水晶棺内,由冷变冰。
    父亲,终究是不在了。
    下班回家,车棚里拉开关,啪的一声,线断了。很想一个电话“爸,开关线断了咋办”。黑暗中怔了片刻,摸黑上楼。天亮,发现开关旁边有个木板钉的小台,上面放着一团钓鱼线,足够我用上十年。
    每日上下班必经的那座桥,竟然是很陡的。办案那些年,下班后常常精疲力竭。父亲便日日来公交车站候着,用自行车把我载回家。疲乏的我没有注意父亲骑车上桥的速度越来越慢。因此当他提出要买辆电动车时,我居然以老年人骑行不安全为由坚决反对。父亲依然乐呵呵地每天等在公交车站,到家就任由我饭来张口。
    父亲教了一辈子数学,待人却不刻板。他热爱学生,交不起学费的,他用工资垫上,实在不够,就和学生们一起勤工俭学。几十年下来,他几无积蓄,我们家的富足源自师生间跨越几十年的挚爱。我,也安然于家境的清贫,在利益和情义之间,永远选择后者。
    父亲说,祖父的慈悲远近闻名。年迈老农卖不掉的菜蔬,祖父一定包圆,所以每当母亲埋怨父亲买的菜永远都不新鲜时,父亲并不恼,只是轻轻一句:“天黑了,让老人家早些回家。”
    父亲教学成绩斐然,在当年的东北三省数学界以编解难题出名,人称“裘三角”。父亲参与过多次省级中考命题,尤其是他原创编写的近百道数学难题,入选了国家高考数学难题库。
    我一位朋友闻之,介绍某单位领导的儿子让父亲辅导数学。父亲尽心尽力为他查漏补缺并授之以渔,数月后,领导因为父亲没有透露试题甚为恼火,斥责我和父亲不识抬举。父亲不为所动:“维护高考公平公正,义不容辞。不能让千千万万的孩子吃亏。”朋友也为父亲没有如她所愿透露试题令其难堪,而对我时常言语相讥,且处处为难。
    看我蒙受着巨大伤害,父亲问:“你怪爸爸么?”当时的我,只顾自己哭得昏天黑地,却不懂得,老人家更需要安慰!父亲寡言,心痛远胜我百倍。
    假如,我回答:“我为你骄傲!”父亲定会觉得安慰。但一切都无法重来……
    当终于能够在笔下流畅完整地走完父亲的人生,我明白,自己成熟了,总算可以告慰放心不下的老人家:爸,您放心!有您生命的温度始终陪伴我左右,即便外无一物,我也有足够的精神高度与心灵宽度,无愧于您!

[关闭窗口]
平安时报版权所有,保留所有权利,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或复制内容
版权所有:浙江省公安厅新闻传媒中心